總房款457萬!夫妻離婚后男方兄弟轉給女方380多萬 怎界定

焦點烏魯木齊站 2021-06-18 10:29:44
用手機看
掃描到手機,新聞隨時看

掃一掃,用手機看文章
更加方便分享給朋友

離婚后男方兄弟轉給女方的錢款,法院到底怎么認定?來看看這則案例。

總房款457萬!夫妻離婚后男方兄弟轉給女方380多萬,算買房款還是代為支付的補償款?法院的判決來了

每日經濟新聞

每經編輯 畢陸名

離婚后男方兄弟轉給女方的錢款,法院到底怎么認定?來看看這則案例。

據中國裁判文書網官網消息,孫某濤與孫洪X系兄弟關系,孫某濤與李某原系夫妻關系。孫某濤和孫洪X購買了和平現代城A座1-3號公建、A座1-2號公建、A座1-19號公建,總房款457萬元。該房出租,孫某濤從大連市沙河口區市場監督管理局調取的案涉房屋的租賃合同中,案涉房屋的租金8萬元/年。

2009年3月16日,孫某濤與李某在大連市沙河口區民政局協議離婚,共同財產其中的一項約定案涉房屋孫某濤所有的份額歸李某所有,待可以辦理產權時,孫某濤配合李某過戶,貸款由孫某濤承擔。同日,孫某濤又向李某出具欠款證明,載明:孫某濤欠李某300萬元,每月還2萬,15年內還清。

2009年9月28日,案涉房屋辦理了產權,登記在孫某濤和孫洪X名下。

2009年孫洪X向李某轉賬28萬元(3月10日轉賬5萬元),2010年轉賬44萬元,2011年轉賬44萬元,2012年轉賬44萬元,2013年轉賬44萬元,2014年賬戶44萬元,2015年轉賬46萬元,2016年轉賬24萬元,2017年轉賬66萬元,共計384萬元。

2019年,李某向大連市中山區人民法院提起離婚后財產糾紛訴訟,請求法院確認登記在孫某濤名下的案涉房屋屬于李某和孫洪X共有,孫某濤協助辦理過戶或者將房屋價款的50%給李某。大連市中山區人民法院認為,案涉房屋應由李某和孫洪X按份共有。

李某和孫洪X均舉證證明了在2009年3月至2017年12月期間,孫洪X共向李某轉款384萬元。對于轉款發生的事由,李某已經提交了孫某濤于協議離婚當日向其出具的《欠款證明》,同時孫某濤也認可了案涉三處公建實際出租進行餐飲經營的事實。結合孫洪X向李某的轉款頻率和每年的轉款金額,基本能夠與李某主張的房屋租金和補償款事項和金額相互印證。

判決后,孫某濤提起上訴,大連市中級人民法院認為,原審法院認定李某與孫某濤對案涉房屋的產權為按份共有沒有事實依據和法律依據,關于孫洪X銀行轉賬款384萬元給李某是代孫某濤償還欠款、租金還是購買案涉房屋產權份額的問題,李某和孫洪X均未提供證據對其主張予以證明,且李某一審起訴并未對該節事實提起訴訟,孫洪X亦未對該節事實提起反訴,本案不宜對該節事實進行處理,當事人可以通過其他途徑予以解決,一審法院對該節事實確認不妥。

在大連市中山區人民法院和大連市中級人民法院的庭審中,孫洪X和孫某濤均認可384萬元系買斷李某對案涉房屋享有的權益。本案孫洪X在起訴狀和庭審中所主張的請求權基礎為不當得利,后改為買賣合同。

一審法院認為,本案爭議的焦點在于如何認定孫洪X從2009年至2017年分22筆向李某轉賬384萬元的法律關系性質,即384萬元是孫某濤支付的購買李某案涉房屋份額的款項還是李某收到的案涉房屋的租金及與孫某濤離婚后的補償款。

綜合本案的事實,一審法院無法得出384萬元系孫洪X支付的購買李某案涉房屋份額的款項,理由如下:

首先,孫洪X在起訴狀和庭審中所主張的請求權基礎為不當得利。本案中孫洪X又陳述系支付的購買李某案涉房屋份額的款項,因此該筆給付并非欠缺法律上的原因。即使李某否認該款為購買其份額的款項,本案也無適用不當得利之余地,因為不當得利制度有嚴格的構成要件及適用范圍,它并非凌駕于其他民法制度之上負有衡平調節任務的高層次法律,公平原則已具體化為它的構成要件之中。

孫洪X在起訴階段和庭審中主張384萬元系不當得利,而故意避開其他請求權基礎,系企圖利用不當得利制度來追求其主觀上的公平結果,與不當得利制度的固有功能和立法本意不符。

其次,2009年3月16日孫某濤與李某離婚,孫洪X在3月10日即向李某轉賬5萬元,該5萬元孫洪X陳述系包含在384萬元購房款中。孫洪X向李某購買案涉房屋的共有部分,系大額支出,在孫某濤和李某夫妻感情已破裂的情況下,孫洪X應當與李某就房屋的價款、支付方式等達成書面協議,而孫洪X陳述雙方系達成口頭協議,在李某未認可的情況下,孫洪X的陳述明顯違背日常生活經驗法則,且在長達10年的時間內未提起訴訟,一審法院無法認定孫洪X與李某就案涉房屋買賣達成合意。結合孫某濤在離婚時承諾分20年支付給李某300萬元,且案涉房屋一直處于出租狀態,孫某濤與孫洪X亦有大額資金往來的情況下,案涉384萬元應當認定為孫某濤通過孫洪X賬戶給予李某的離婚補償及房屋租金。

綜上,判決如下:駁回原告孫洪X的訴訟請求。

不過,一審判決后,孫洪X不服,向遼寧省大連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

遼寧省大連市中級人民法院認為,不當利益是指沒有合法根據取得不當利益,造成他人損失的,應當返還受損失的人,其核心是取得了不當利益。

本案中,上訴人孫洪X對其訴訟請求負有舉證責任,被上訴人李某對其反駁對方訴訟請求所依據的事實也有責任提供證據加以證明。上訴人孫洪X僅提供了從2009年至2017年分22筆向被上訴人李某轉賬384萬元的證據,在無其他證據佐證且被上訴人李某又否認的情況下,無法認定上訴人孫洪X與被上訴人李某對購買共有房屋份額的相關事宜達成合意,即合同的成立。被上訴人李某反駁主張案涉384萬元是原審第三人孫某濤通過上訴人孫洪X賬戶給予被上訴人李某的離婚補償及房屋租金。被上訴人李某也僅提供原審第三人孫某濤向其出具《欠款證明》,并未提供原審第三人孫某濤委托上訴人孫洪X向其還款的證據。

據此,被上訴人李某的主張亦不成立。本院綜合考慮本案事實證據,認為被上訴人李某主張上訴人孫洪X從2009年至2017年分22筆向其轉賬384萬元的款項系原審第三人孫某濤通過上訴人孫洪X賬戶給其的離婚補償及房屋租金證據不足,在無其他債權債務往來的情況下,對上訴人孫洪X向其轉賬384萬元款項的占有沒有法律依據。現上訴人孫洪X以不當得利請求被上訴人李某返還,本院予以支持。關于被上訴人李某稱,一審庭審過程中上訴人孫洪X已經當庭提出不主張不當得利,不當得利糾紛案件已經結束的問題。上訴人孫洪X的訴訟請求是基于購買共有房屋份額未達成合意而請求被上訴人李某返還購房款384萬元。

本案不應以起訴的法律關系與實際訴爭的法律關系不一致而得不到人民法院的支持,法院應當根據庭審查明的當事人之間實際存在的法律關系的性質,相應變更案由并向當事人釋明。上訴人孫洪X在一、二審訴訟中并未放棄向被上訴人李某主張返還轉款384萬元的請求,且認可以法院查明的法律關系主張權利。故被上訴人李某的該抗辯理由沒有事實根據和法律依據,本院不予采信。關于上訴人孫洪X行使返還不當得利請求權是否超過訴訟時效的問題。

本案訴訟時效期間應當自上訴人孫洪X知道或者應當知道被上訴人李某取得384萬元為不當得利之日起計算,而在雙方因購買房屋糾紛訴諸本院前,雙方就是否應付購房款處于爭議狀態,不能判斷不當得利是否構成,訴爭標的的支付時間更加不能作為不當得利返還訴訟時效的起算時間。上訴人孫洪X本案的訴訟請求權未超過訴訟時效。

綜上,判決如下:被上訴人李某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內返還上訴人孫洪X的轉款384萬元。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聲明:本文由入駐焦點開放平臺的作者撰寫,除焦點官方賬號外,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焦點立場。